一块雪梨糕

咸鱼写手 三党努力修炼中

安雷《七座森林》

十分不明显的安雷,音乐学院pa。安哥作曲系x雷总小提琴专业

BE预警。BGM:钢琴小提琴二重奏Brain Crain《Wind》


《七座森林》

“你如此美丽 而我也奋力

           用那古老高贵的方式来爱你”

                                                                                      ——叶芝*

深秋的银杏树漏下斑驳的影,校园的林荫道上落满金色的树叶,来往的学生背着不同的乐器抱着书。木槿树前有笑容干净的少年向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用小提琴表明心意,轻快的曲调十分熟悉——是——是什么?

很显然,过路的学生对这个场景十分热情,女孩子们将惊喜又害羞的女主人公围在中心,不同系的男孩子也纷纷为勇敢的小提琴手加入伴奏,一首简单的小提琴曲变得丰富而且深情,一如流淌在少年眼底的欢喜与期待,以及少女睫毛上停留的明媚。

一曲终了,起哄声中女孩子从围巾里抬起脸,娇俏的笑容和无声口型。

是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安迷修坐在410琴房的窗前向下望,他想应该是这样的吧就算他看不清任何人的表情也不知道女孩子最后说了什么他们的故事会怎么样,他想应该会是个非常完满的结局。窗前的蔷薇要开到荼蘼了,黄褐色毫不留情地爬上粉色的花朵。

深秋。没有山茶花。

安迷修将视线落回到面前的谱子。他心中的骑士已经擦拭好了佩剑武装好了盔甲却在焦急地踱步张望,他说你没有要守护的王——他去了哪里?安迷修不知道,他只能日复一日地寻求出路。安迷修感到疑惑,或者是更深的无力与绝望。

他没有怀疑过自己将会有一日变得不再敏锐并且失去所有灵感,面对空白的五线谱本心里只有枯燥单调失掉灵魂的曲调,那一天他便会放弃他终其一生热爱的作曲。他以为这一天还在遥远的将来,但没有想到它已经一步步地向他走过来。

骑士祖母绿的眼睛望向他,映出一个迷茫又淡漠的自己。

安迷修合起谱子,房间里尤加利精油的苦涩香气让人清醒。小提琴声清晰地传入耳中,仍然是那段轻快又浪漫的曲调,叮叮咚,叮叮咚,安迷修的手指下意识地伴着琴声在钢琴师敲出一串音符。

浮现出黑发少年的面容,琴声戛然而止。安迷修的手指停留在最后的琴键上,被强迫延长的尾音显得那么无奈又尖锐,就像他离开时在他心里炸开的苍白音符。

“嘟——嘟——嘟——”永远查无此人,失去所有音讯。

他是个留不住的人。别去想起他的名字。从中心传来隐约的疼痛放大扩散至四周,安迷修伏在钢琴上艰难地呼吸。

那个黑发的青年身着黑色礼服,右手牵引着弓的模样着实优雅好看。他沉醉于琴声里的故事,再睁眼时深紫色的眼眸里有年少的轻狂与骄傲,音乐厅中明亮的灯光全部落到他的眼中,像是住进了整夜整夜的炽烈星光。

他确实在将他不断地神化,在他的心里他早已加冕成王,一袭猩红色而华丽的袍,手握权杖。他以为他的陪伴是理所当然被收下的。

“我亲爱的陛下,我将永远效忠于您。”骑士的右手覆上左胸,皮肤之下是用力跳动的心脏,面庞坚毅而真诚。

王没有回头。

他也许是不需要我的,安迷修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是他的名字,模糊到清晰伴随着爆炸的疼痛,他极力避开却又挥之不去的宿命般的梦魇,他的回忆被拆开了又合起来又再次拆分,眼、耳、唇、颈、手指、锁骨,全部都在昭然若示,全部都在嘲笑安迷修你怎么可能忘记得了这个人。在极度的混乱中安迷修还是能听到那段被反复练习的乐曲,他曾勾过他的肩膀地对他说,“不愧是安迷修啊,这个生日礼物我很喜欢。谢谢。等哪天我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我一定会用这首曲子向她表白,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伴奏呀。”叮叮咚,叮叮咚,小提琴手看不见钢琴演奏者脸上落寞的笑容,他只是回答,好,好,我答应你。

所以根本就没有被接受过吗所有的真心,把整颗心揉碎了写进曲子里也没有用的吧,把自己的全部底牌亮出来也没有用的吧,把弱点全部暴露给你也没有用的吧。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一个人也不要紧的,安迷修在稀薄的疼痛中意识模糊地想。如果不被需要的话。如果无法明白的话。

骑士皱紧眉头沉沉睡去。

安迷修在平复了呼吸之后站起身来,桌上的琴谱露出一角。那是首从未面世的钢琴与小提琴的二重奏,《七座森林》。

他揉了揉太阳穴,拉开抽屉拿出药瓶,和以往一样倒出两颗,扔进垃圾桶。

“安迷修前辈,我是金,一起去吃饭吗!!!!”门外的学弟十分积极地敲着他的门。

“不去了喔,我还得再改改毕业作品。”安迷修打开门,笑容自然。

“好!那学长加油啊!”金给他比了个加油的动作,步伐轻快的走了。

大家都说啊作曲系的安迷修真是个温柔又绅士的人,在别人有事相求时他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语气温柔又沉着。而他的作品也和他的为人一样,整首曲子给人安心又温暖的感觉,总会想起美好的记忆,不管是教授、校友还是普通听众,都能从中获得一份感动。“安迷修真是有魔力的人啊”“安迷修的新作品也很好听,像是秋天的湖水”“温柔的人”

他们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安迷修。笑起来如同五月清澈阳光的稳重温和的大男孩。

也好。安迷修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

“我试着拉《七座森林》。但我认为那不是首温暖的曲子,相反,我感觉它很难过。谱面上看它并没有任何怪异的地方,可是安…我听见山茶花大朵凋谢,听见晚钟沉重地敲响,听见飞鸟翅膀染上黄昏向黑夜转变的声音。”

“你是不是….迷路了呢?”

果然还是不需要的吧,长久以来却自以为是的陪伴与理解,在那些不眠的黑夜与黑夜之后漫长的白天里发酵起来的想念,全部是这首重奏里让人难过的故事。

我遇到你的时候,秋天刚刚开始。你走的时候,我的四季全都变成了秋天。

“那些生于火焰的心绪 何者已经凋零?”咏叹调悲戚,是一语成谶。安迷修匆匆走过高大的建筑,抬起头时见到今夜的新月。

“我们曾经那么幸福,但如今

筋疲力尽,就像那轮空空的弯月。*”




*文中出现的三句诗句全部来自诗人叶芝,首尾都出自《亚当的诅咒》,咏叹调那句出自《心绪》。

我就是想虐一下安哥 其实两个人是那种超级理解彼此的 所以雷总才能读出安哥曲子里的难过 但他没想到吧那时候 雷总大概是个双向偏异等他意识到喜欢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两个人比起分手可能更像精疲力尽后的各自退后,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请不要大意地说说自己的见解吧【自言自语...】安雷超好的!!!!!我相信他们不会分手的!!!!!

复健失败我已经降级为辣鸡写手了2000+写得我要疯  给观众老爷们赔不是希望大家能有一丢丢喜欢【扑通跪下】打安哥单人tag吧 然后我写出来的安哥可能ooc很严重对不起........总觉得他不会是个很简单的人

我一个学民乐的到底为什么要写西乐pa

写不出安哥十分之一的温柔

对不起没有后续 高三的我真的写不完作业了

这个作者好鬼烦啊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