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雪梨糕

咸鱼写手 三党努力修炼中

折槛组《洋面季风》

《洋面季风》#折槛组##丁典丁典丁典啦#


  【哥本哈根,晴,14℃~19℃】


  丹麦的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愉悦。Danmark抱着曲奇饼干从商店里走出来,眯起眼睛看着远处那朵兔子形状的云。他想到昨天的北|欧会议上又被Norway给过肩摔了就觉得脑袋好痛,于是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后脑勺露出苦笑的表情。


  “哎呀这种糖果超~级好吃!”路过的糖果店里有一群吵吵闹闹的孩子,踮着脚指着花花绿绿的糖果,店主奶奶却很乐意与他们交谈,任了他们比划着要吃哪一个的愿望。Danmark被门口的招牌吸引了目光,有些好奇地走进店中。


  小店不大,看起来有些年头。他随意地找了张椅子坐下,观察着那些孩子浅棕或是海蓝色的眼睛,其中一个还特别夸张地对他做了个鬼脸。店主奶奶给每个孩子都装了一小袋子糖果看着他们欢呼雀跃地离开后转向Danmark,“抱歉久等了。”“您看起来很喜欢孩子。”他走到柜台前。“是的呢...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海盐巧克力。是这个吗?“他指指柜台中的一格。”嗯...这是本店的招牌啊,可是爱好它的人越来越少了...在我刚刚开店的时候,有很多人排队呢.....“奶奶称好后把它仔细地包起来,递给Danmark。”是大海的味道哟。“大海的...味道?那条小人鱼所生活的地方?又或者...自己颠沛流离了前半生的地方?


  他记忆中的海似乎总和战争有关,说起来自己是很久没有好好地与海相处了。


  ”欢迎下次光临。“预期之外的消费时间,看来中饭又得改成下午茶了。他从店中走出抬起手腕看看表。没事没事大不了晚饭给自己做顿好吃的。Danmark对自己的想法赞许地点点头。


  ”乐观?“这个词语似乎经常被加于他的身上,现在连自己都认为这是自己的特质。可能我真的是...挺乐观的吧?他略有些自嘲的想到。


  【1042年不复存在的北|海|大|帝|国|】


  【1523年的瑞|典】


  【1563-1570的北|方|七|年战争】


  【1611~1613的卡|尔|马战争】


  【1675~1679的斯|堪|尼|亚战争】


  【1709~1720的北|方战争】


  Danmark不想承认却依旧不可更改的历史,自己不就这样一个人扛过来了吗。


  他故作轻松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后用钥匙圈绕着手指转了两圈再去打开门锁,推开门的时候迎面扑来的是季风穿过层层叠叠的障碍后温柔绵软的触觉。他把巧克力和曲奇放在桌上,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桌前继续思考刚才那个问题。


  其实还是会想念原来的自己,有时候。蓝色的眼睛也会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面一样波涛汹涌暗藏杀机,冰冷的刀刃划破皮肤会沾染上温热的血液,在哭喊和绝望甚至无人生还中一人握着沾满鲜血的刀时,Danmark会有一种不能言喻的痛快。


  既痛又快。他以为自己会当一辈子海盗,至少在他没老之前他会是个海盗。


  Danmark喝了口水,窗外有白鸽扑棱棱地飞起。


  他没想到曾经属于他的那个人会如此之快地脱离,他与他交锋的时候他的每一式都来得凛冽而迅疾像是想致他于死地,他嘶吼着”给我停下“却无济于事。


  Danmark闭上眼睛想象着当时拿把刀抵在脖颈上的感觉。


  ”Berwald。你疯了。“他冷笑着喊了他的名字。


  ”不。Danmark。“他面无表情地加重手中力度。血腥味渐渐地扩散开来,但海盗却会因为这气味而疯狂。


  ”为什么?“他忽然笑起来,血液蜿蜒而下。


  ”你该松手。“他回答道。视线里的面容迅速模糊。之后到底怎么了他似乎忘了,他只知道结局。


  【1523年,瑞|典独立。】


  独立了吗?Danmark并没有觉得这之前之后的时间有何不同。他从没见过他低下头卑微恳求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丢失了他之后有什么变化。


  他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种不能戳破的微妙关系是与别人不同的——甚至与Norway——也是不同的。会上Danmark例行地主持,Berwald也总是做得无可挑剔,在两人偶尔的眼神交汇时他总会淡淡地扫过他然后迅速地移开视线。


  Danmark认识他很久了,却从没见过他笑起来的模样。


  Danmark缓缓地吸气呼气,将注意力转移到那包海盐巧克力上。看那位奶奶的年纪,她说很多人喜欢的时候,是很多很多年前吧?他掰下一块放进嘴里,盐粒的咸与巧克力的甜确实融合得恰到好处让人难忘。“是大海的味道哟。”


  他拼命地回想与海有关的美好回忆,再怎么搜索也只想到半夜里跑到甲板上去看月光下的大海,她温柔而宁静地起伏着 ,那一瞬间他很想纵身跃下。


  那好像也不算是什么美好回忆了吗...Danmark正这么想着出乎意料的感觉到了海洋的咸腥味,来自那块巧克力。就像...就像太平洋吹来的风的味道。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


  毫无阻碍的海风显得略为粗暴,他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听见风把他的衬衣吹得猎猎作响。 这风让他前所未有的清醒。


  其实啊...我并不是乐观。


  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给自己设想一个不要太惨的结局罢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失去了他之后接二连三地失败下去,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是狼狈不堪。但时隔这么多年如今的交集居然比之前还要少。


  他想起Berwald在Tino面前露出的那个冰山融化般的温柔表情,那时候他确实有一些奇怪。


  因为刺痛感。


  太过温柔的表情灼伤了他的眼睛。


  即使我松手了还是要在心中留出一块空位来存放关于你的记忆。


  他曾经想过给Berwald写一封信,可他发现这彻头彻尾不是个童话于是他放弃了。


  他曾经想过给Berwald打个电话,可他知道自己会语塞然后一言不发地挂掉电话。


  无从下手。


  太平洋吹来西南季风。


  ——TBC——

感觉丁典真的好冷噢只能找到本子看

唔这里雪梨糕请多多指教了呢!还会有后续但是我好像卡着了...】

评论(2)

热度(24)